您好,欢迎来到 说茶网!

  • 手机访问

  • 关注我们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百科 > 新班章普洱 > 茶山行:班章寻茶记

茶山行:班章寻茶记

来源:河南省茶艺师实训基地  编辑:十四桥   2017-03-30 13:53:01

茶山行:班章寻茶记

云南寻茶的日子,让人几多欢喜几多惆怅。多少个日日夜夜,都盼望着能够去往班章问茶,每每却无缘错过。由此,更多了一份期待,那会是怎样的的一种相逢?

2013年春天,从勐海出发前往班章,经贺开上山的道路正在整修,于是不得不绕道而行。途经广别,围着那达勐水库环绕了一大圈,到达了一个三岔路口,路牌上的指示,一边是老班章大道,另一边指向新班章、老曼峨方向。于是征求大家的意见,心怀对未知的渴望,促使我们选择了后者。

没有走出多远,迎面开过来一辆丰田霸道越野车,开车的大哥不顾车辆行驶荡起的满天灰尘,摇下车窗冲开着两辆别克商务车GL8的我们直竖大拇指,被人怒赞的我们再往前走了几公里才回味出其中的含义。坑坑洼洼的土路,加之浮土荡天,商务车几乎是一步步向前挪动,但当时的我们却浑然不觉其中的风险,大无畏的勇往直前。终于看到前方的村寨,车上的人们忍不住欢呼起来。

进到寨子里迎面碰上一个人,通过方位的判别,向人打听这里是否是新班章的所在。“这里就是班章,不是新班章。”得到的答复让人有些发懵,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无意中碰上的的是班章村委会的书记李刚。真可谓寻茶到布朗,误入新班章。年复一年访茶布朗山,现在大家都言必称班章,很少有人提及布朗山的名号了。

李刚书记的话语言犹在耳,转眼就又过去了数年。后来我们才获悉,老班章、新班章、老曼峨等寨子统统隶属于班章村委会,村部就设在新班章。

茶山行:班章寻茶记

有了上布朗山的艰苦经历,后来想想就觉的心都要碎了。熟悉了路线之后,就有了更多的选择。一是从南很经坝卡囡上班章,全线铺通了水泥路。二是从布朗山乡政府经老曼峨上班章,也也经是全线贯通的弹石路。三是经广别上班章的道路,依然是让人头痛的坎坷土路。四是经贺开上山的路线,只剩下从邦盆寨子经老班章寨子到靠近新班章这一段还是土路。据说隶属于勐混镇贺开村的邦盆寨子,与隶属于布朗山乡班章村的老班章寨子,两个寨子之间的这一段资金尚未到位的缘故。山水相连的两个寨子,却因为行政的归属不同,近在眼前却道路难行。同属布朗山乡班章村委会,从老班章寨子往新班章寨子方向的弹石路正在施工中。直到2017年春季,这一段路仍未修好,据知情人透露:老班章和交通局的关系不好。以至于老班章的人愤愤不平的宣称:“天天有领导来,路都不给修,以后来了饭都不给他们吃。”班章村委会连接老班章、老曼峨的路上开始有了指示牌,标的名称仍然是新班章,可见惯性使然的力量极其强大。

只有《云南山头茶》的作者林世兴老师更喜欢称其为“班章老寨”,林老师笑着说:“明明是老寨,却又加上新班章,这不是自降身价吗?”新班章就新班章吧!要的是古树茶就好!

非常喜欢班章老寨古树茶,只是从2013年至2015年,连续3年间到访班章都未曾亲眼见过。早年听《新普洱茶典》的作者杨中跃老师提到过:班章古茶树大都在老寨,需要骑着摩托车才能过去。前几年班章炽手可热,来自全国各地的客户到班章村民家里,能有人招呼喝上杯茶,那就不错了,更别提去古茶园看看了。于是这个叫班章老寨的地方,在内心成了谜一样的存在。

年年到访,都要到李刚书记家去坐坐,喝杯茶,只是支书忙得很,多数时候都是他老婆在家。

2016年3月底,早上从勐海出发,经贺开、邦盆至老班章这一段大雾弥漫,只好打开雾灯缓缓前行,到了新班章,雾自不见了,坐在屋檐下,冷风吹的嗖嗖的,大家纷纷穿上外套犹自冻的发抖,从老寨茶园回来,云消雾散,体感温度仍然很冷。让人充分领受到了茶山气候变化多端。

到了班章,又见到我们,李刚书记的老婆高兴的同我们打招呼,还说:“这么早就来了?今年天冷,古茶树比往年晚发了一周,这两天才开始有。”我顺口接话:“去年下雨,今年又冻害,都没个好。”笑嘻嘻的书记老婆不加思索:“可是茶树都还活着。”闻者无不莞尔!是啊!只要古茶树还在,一切都还充满希望。

打听支书的去向,说是去茶地看茶树发芽的状况了,趁着现在还不太忙,便试着请书记带我们去看看,没多大功夫,刚回到家屁股还没有坐稳的李刚书记,又开着他的四驱帕拉丁越野车头前带路出发了。出门前,书记老婆在后面大声叮嘱:“早点回来,做饭给你们吃哦!”我们一面答应,一面开车起来跑了。前往老寨古茶园的道路正在整修,得亏有书记打了招呼,挖掘机让开道路,我们才得以前行。书记边开车,边介绍情况,指着山凹里说那就是班章老寨旧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已经被新栽的茶树覆盖,几乎看不到什么痕迹了,让人忍不住喟叹!

茶山行:班章寻茶记

2016年春天,甫一走进班章老寨古茶园,仍然是惊呆了,虽然一路上六公里过来,两边的古茶园随处可见,但树干如此粗壮,且又连片集中的古茶树,还是让人叹为观止!更加令人惊喜的是古茶树发的旺盛,郁郁葱葱,已经可以大面积开釆了,茶园里已经有茶农正忙着釆茶。据书记介绍,这一大片,等到请的釆茶工上来,两天也就釆完这一拔了。在古茶园的深处,铁丝网围着的一棵大茶树,在书记特许之下入内测量,树干的围径足有150公分之多,可知经历了多少岁月轮回。

2016年秋天,与益木堂主王子富先生到访班章,茶歇的期间,无意中提起班章老寨的古茶园,大家听说可以开车过去,立马来了兴致,呼呼啦啦站了起来,驱车前往古茶园。经历了一个雨季的冲刷,除了个别的地方略显坑洼,对于四驱的吉普牧马人来说如履平地。或许是早年道路不通,绝少有人来到这里,古茶园与森林融合在一起,行走其间,透露出清凉的山野气息。茶树亦有高洁的品性,生性爱幽谷。同行的赵文亮先生浸润艺术行当多年,眼光极为独特,独独注意到了古茶树苍劲古朴的穹枝,极具审美意味。细细观察,果不其然。只顾着看茶,忽视了脚下沾着晨露的野草恁般湿滑,狠狠摔了一跤。着急来拉我的佑园姑娘,身体失去平衡,也向后摔倒,得亏了眼急手快的海钊,身手矫健的将佑园硬生生托了起来。

2017年春天,头天晩上的一场大雨,让人心生忐忑。天亮后天色放晴,只有硬着头皮上路了。车过邦盆,仍然是泥泞坎坷的道路,好在有了大马力越野车,一路在发动机轰鸣发出的嘶吼中涉险过关。已经是熟门熟路,于是先行前往茶地探看。头天晩上的暴雨夹杂着冰雹,新梢、老叶被打落了一地,看上去损失不小。茶农们已经在茶园里忙着釆茶,今年头春的茶季才刚刚开始。

犹记得2014年春天,正是班章行情火热的时候,在李刚书记家里,书记的老婆招呼看茶的马博峰老师:“靠墙边那袋子好一点!”抓一泡来试果然不错。喝到了好茶,心情大好,高高兴兴唱着歌走了。

茶山行:班章寻茶记

2015年的春天,同是在李刚书记家里,试了一泡茶,没有找到想要的韵味,问书记的老婆:“还有好的吗?”正在烧水的她头也不抬地说:“都一样!”打眼一瞧,墙角有一箱干毛茶看上去很是不错。又问她,答曰:“人家定过了。”只管抓了一把来泡,将盖碗里上款只喝了两道的茶兜底倒了,却被她瞧见了,略带嗔怪地说:“哎,浪费么!”茶农做茶的辛苦与不易,溢于言表。

2016年春天,在李刚书记家里,有客户来看茶。恰好书记在家,她就推说书记当家。但当书记对某款茶报价偏低的时候,她又立马跑了过去:“不对,不对,这个是古树茶,贵一点。”真是令人叹服的一个女性,识大体懂进退,又勤劳能干。

2017年春天,又到班章,李刚书记特意从山下赶回山上,与大家相约喝茶。攀谈中得知:李刚书记的本名叫门四,已经做了18年班章村委会的支书,现在已经是连续第六任了。可见书记在当地颇有威望和政声。前期气温低、干旱,今年茶树才刚发。书记的老婆说:“昨天晚上、前天晚上和大前天晚上连续下了三天雨,茶已经可以釆了,只是天气不好,做出来的茶也不好喝,要等到连续晴天才开始釆茶。”茶农与土地相知相守,最懂得天时、物候对茶的影响。

2016年秋天,傍晚离开班章,经坝卡囡、南很回勐海的路上。远山之外的夕阳无限好,只是已近黄昏。

2017年春天,天色将晚,风起云涌间,雨水从天而降。从班章过老曼峨下到布朗山乡的路上,雾气腾腾从山谷间升起。连续7年的到访,今年的茶季,雨水格外的多,各茶山时时传来遭受冰雹灾害讯息更是让人心忧。

晚上与王子富堂主在班章喝茶,边喝边聊,闲谈老班章、新班章与老曼峨的区别。同样的浓烈型普洱古树生茶,都属于抛条形,灰、白、黑三色相间,色泽乌润富于光泽。老曼峨的毛茶条形最为粗壮肥大,新、老班章则显肥壮。同样的清幽花香,愈好的古树茶,更近似于典雅的兰花香。同样的入口苦回味甘甜,愈好的茶回甘愈快,且持久隽永。有人喜爱老曼峨凝重的苦感,有人偏爱苦甜平衡谐调度极佳的老班章,亦有独受新班章老寨古树茶苦中微涩的风味。最令人回味无穷的莫过于尚好班章老寨古树茶强烈的山野气韵。

茶的命运,就是我们自身命运的写照。我们品味茶,就是在品味生活。茶的苦,茶的涩,茶的甜,茶的香,茶的韵味。五味皆蕴的一盏古茶,都是我们人生的滋味。

能在最好的年华,遇见最好的古茶,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唯愿与这古茶相守相伴,但愿茶老人未老。

作者简介:马哲峰,云南西双版纳益木堂茶仓高级顾问;湖南安化连心岭茶业公司高级顾问;湖南长沙岁越茶业有限公司茶文化顾问;广西梧州市广生祥六堡茶有限公司顾问;河南省茶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河南省茶叶商会副秘书长;行知茶文化讲习所所长;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客座教授;平顶山学院客座教授;济源职业技术学院客座教授;周口科技职业学院客座教授;国家级高级评茶师;国家职业技能鉴定高级考评员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阅读本文的茶友还读过以下文章
推荐品牌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