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说茶网!

  • 手机访问

  • 关注我们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百科 > 倚邦普洱茶 >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来源:普洱双语  编辑:南嘉木   2017-05-27 17:15:38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普洱茶有“茶出银生城界诸山之说”、银生节度是南诏国最大最繁荣的节度,银生城就是现在的普洱市景东县城,可现代普洱茶确源起于边远的“六大茶山”。我曾求教于著名茶人詹英佩,得知这竟是个美丽的错误,而曼松确是这最美的传说。对于古六大茶山我也是满怀憧憬,早年多次前往,发现它早已声名远扬,知大概后再无过多深入,更多的是探澜沧江中游两岸,探家乡的哀牢山无量山,研究我的太和甜茶。但曼松一直让我难以释怀。2017年夏,友要入驻曼松,邀我考察。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图为:开垦十余年的河谷茶山

此次受朋友之托考察曼松,为保险起见我们多线路进入,以求获得更全面客观的分析,准备详细具体的投资计划。我们进入的第一条线路为:版纳州勐腊县曼腊乡曼洒茶厂省道218线岔路口,跨曼老江直进勐腊县象明乡倚邦村背阴山新寨,从这骑摩托进山进曼松茶区。

见向导的第一眼我就想起李元昊及消失的党项人,交谈得知他们都是香堂人(有的版本记为香塘人),这与羌塘人可能只是方言与普通话的发音差别,我走茶山常遇此情,如在考察老帕卡茶时发现学者所书的“蒙古藤”其实为“勐谷藤”,在考察黄草坝时专家所记的“南宋茶”其实是老百姓所说的“难耸茶”(难以发芽生长的茶),类似情况数不胜数。这香堂人、香塘人与羌塘人是不是也如此?再有就是他的发型让我想起了李元昊的秃发令,这不是要剃光头而是不能留全发、一定要将发剃除一部分与汉人以示有别。他把周围的全剃了,只留头顶中间一小撮,用头绳向后扎起来,发与身、形与神浑然天成,让人仿佛看到了驰骋沙场的西夏人。这也就成为我们一路闲聊神侃的话题。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图左一:省道218线岔路口                                                                          图左二:我的向导兄弟

曼松贡茶属古六大茶山之倚邦,倚邦主产“细叶子茶”,在普洱茶体系中独树一帜。但小叶子细叶子在正统中较避讳、再加这叶子实在是小、与时俱进就出了个十分形象的名“猫耳朵”,而曼松则是倚邦本地茶之最。相传古代皇帝指定五大茶山中的曼松茶叶为贡茶,“年解贡茶100担”而名。曼松贡茶与普通纳贡的官茶不同,只有曼松茶是供皇帝专用的贡茶。据史料记载,皇帝指定曼松茶叶为贡茶,其他寨茶叶一概不要。

据传,明成化年间,地方官员发现曼松茶色香味俱全,且冲泡后“站立不倒”,于是托朝臣进贡给当时的宪宗皇帝,并予以“大明江山屹立不倒”之意。宪宗皇帝品尝后赞口不绝,指定曼松茶为皇家贡茶,其后一直延续到清朝。相传曼松皇家茶园共有三片:曼松的王子山、背阴山,还有一处是靠近曼腊的一个傣族寨子茶园。时至今日,皇家古茶树极少,无从考究,站立不倒的制茶技术也无人传承。但曼松茶古韵尚存,尽管每年春茶产量有限,但慕名而来者络绎不绝。

入寨路上及小河边看到不宽的河床、没有裸露的卵石及沉积的沙滩,多见易见风就化的“羊肝石”,这石在许多名茶区常见,如凤凰窝、老海塘、砍盆箐,这种土壤环境下的茶多苦涩不显、而且苦能解涩能化,所得之茶甘甜爽口,这几年受追捧的茶多产于此土壤环境。这种土壤广泛存在于滇西南的澜沧江东岸、为陆羽所不识,是好茶之基,也是我寻茶的指示土壤之一。这种土壤在自然状况下随风随水随光而自然发化、在发化前期微生物作用不明显,在成壤时微生物作用图出,熟土透水性好,生土在外力作用下会柔性好的致密层,让水不能渗透。雨后骑摩托进茶山时困难重重,但观察更为全面、沿路都是深厚的大面积的羊肝石土壤环境,而且很少有花杂。这又让我想起218省道岔象明乡公路,沿曼老江西岸看到的山羊肝石,它是否在象明乡沿曼老江西岸一线广泛存在呢?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图为:此处现大面积的“羊肝石”

普洱茶产攸乐、革登、倚邦、莽枝、蛮专(砖)、慢撒古六茶山,而以倚邦、蛮专者味较胜;倚邦本地茶叶以曼松茶味最好,有“吃曼松着倚邦”之说。

曼松有一座“王子山”,王子山因王子坟而得名,但当地一些自称对曼松历史很了解的人,却不知王子是谁,不过“王子坟”的传说,说明“曼松贡茶”很悠久。以王子山为代表的曼松种茶史,不仅仅始于明清,至少可上溯至南诏。

此线路进王子山首先要穿过一望无际的橡胶林,这橡胶属热带植物,适种海拔在1000米以下,适种纬度不垮回归线,适合在热带半山区种植,其种植生长有章可循,看似杂乱的橡胶地沿海拔等高线平行种植,看似已超1100米,一些地方接近1200米,都是在上一波橡胶潮栽种的、不知毁了多少原始森林。越往山上走橡胶树越来越小、越来越稀、越来越弱,管理也越来越差,有些已近似抛荒多年。走近看地里又套种了茶,这些年胶跌价茶涨价,抛慌的胶地里套种茶,村民做两手准备,再往上就进入了原始森林。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图为:弃荒的橡胶林

清朝普洱府置普洱贡茶八品种,简称“贡八色”入贡。在曹当斋的统治时期,曼松贡茶步入辉煌。每年二月,茶叶萌发时,曼松头人受命采办贡茶,采办期间,所有商人不得入山。在此期间曼松茶园也正式成为“皇家茶园”(贡茶园)。人们在原有古茶的基础上开始植茶,这些茶随世而变、被伐被毁被抛弃被遗忘,剩下的散落其间与生林融为一体,品种优良受到追捧,但量太少。在当下普洱茶大潮中,人们就地取种传统种植,这山就远看是生林近看是茶地,茫茫众山皆如此。

曼松贡茶最大的特点是甜润,但甜的曼松贡茶并没有给曼松的村民带来蜜一样的幸福,清代末期,由于贡茶任务太紧,再加其它各级官吏索要,古六大山茶农苦不堪言、就把茶树砍掉烧掉,有的家族就此逃难,再也没有回来,曼松贡茶也从此一蹶不振。1942年,攸乐山的攸乐起义攻进了倚邦,战火将倚邦烧了三天三夜,几百年筑就的古镇,全部化为灰烬。这场劫难使倚邦元气散尽,无法再振,几百户人家迁移他乡,空凉的倚邦在大山深处渐渐被人们遗忘,留下的依然在坚守。他们守护着祖宗的茶园不愿离去。今曾经的贡茶园,竟看不到一棵粗大挺拔的古茶树。近万亩曼松茶园里,就几十棵刈过台的古茶树。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图为:难得一见的曼松古茶树

曼松茶种种原因,如今已经很少很少,只是在王子山旧居周围,稀疏生长十多棵乔木型茶树,当地人说年产不过几十公斤顶级曼松贡茶精品。

曼松古树贡茶最大的特点是甜润,喝的时候口里很甜,喉头很甜,心里很甜、这甜不是糖甜蜜甜是茶的鲜爽甘甜,是源于自然成于匠工之韵,是上天的恩赐、大地的馈赠,大爱无声大道无形,真正的王者之气。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图为:漫漫寻茶路

曼松的主要民族是彝族的香唐人(香堂人),他们与世无争,坚守着自己的生活,自信面对外来,与其它古茶山的茶农热情接待客人不同,早间曼松当地人不太习惯与外面的人打交道,不喜欢他们平静的生活被打扰。二零零几年,开始有老板租了曼松村的土地使用权种茶树和橡胶。当时每家收入万余元,曼松村民过得不是很好。但看到大公司大集团的进入,看到外来人漫山遍野的种茶种橡胶、村民们也就跟着种。他们并不盲目更不操之过急,哪植茶哪种胶、要植何种茶、要如何植茶一切了然于胸,年久之后曼松生态茶扬名立万,又再续写传奇。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图为:森林里的新茶园

现曼松百年古茶不过几十棵,产量极少,而且它们属于在森林中野放生长没有划分过没有主没人管,曼松村的村民谁都可以采,这对古茶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再有就是村民对古茶树密而不宣,除家里人外,即使是亲戚和邻居,也不会告诉古树茶在哪里,因而村民不会带轻意带外面的人去看古茶树,也不允许其它寨的人来采,这也让它更加神秘。此行也是云里雾里的山里乱转,但我就喜欢这样无章可循,就喜欢在偶然之寻找必然。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图为:山上的草药花

寻茶记:倚邦曼松古茶山

图为:曼松古茶鲜叶

回寨后我们又有意走象明乡返回,再探羊肝石,探猫耳朵、探象明大茶区。今曼松茶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古茶掠夺性强采、生态茶无序化种植。就茶树品种而言其地方群体性品种虽风格独特,但在现今条件下已不适于大面积种植,单品种不适于过快过多种植。特别是新茶园小茶树多了,曼松贡茶这一品牌有可能被慢慢弱化,可古茶一采再采,新茶一种再种。象明、倚邦、曼松,这富饶的热带原始森林让我更觉是宝、只有它才是我们生存的依赖,保护好它就有子孙后代。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阅读本文的茶友还读过以下文章
推荐品牌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