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树滇红:在滚烫沸水的炼狱里,慢慢展业,徐徐释香

作者:一诺  来源:弘益茶道美学  编辑:I说茶  2017-12-10 17:32:45

古树滇红:在滚烫沸水的炼狱里,慢慢展业,徐徐释香

导读:本图文由“弘益茶道美学”授权说茶网转载发布,其他媒体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以下为原文:

知道我喜欢茶,云南的兮兮给我寄了古树滇红。打开包装,香气扑鼻而来。古树滇红茶叶外形肥硕紧实,色泽乌润。迫不及待煮水泡茶,只见汤色深红,香气鲜郁,轻轻啜饮一口,唇齿间浓郁的蜜香,又带着天然的花香味道,令人不肯释杯。

每天,看书写字久了,起身泡一壶功夫茶,看着深红的茶汤,在杯中映着冬日的阳,心里就感觉一点点暖起来。想想这茶树,历经百年,走过了很久的岁月光阴,定是有着沧桑的外貌,历经百年风雨的树身,虽是满目沧桑,而那枝头的叶,却依旧青翠葳蕤。

想着兮兮和爷爷一起采茶制茶,想着南方女子温柔的玉手揉捻茶叶,这里面存了女子的温润,所以这茶,看着丰硕,入口却是绵蜜悠长。

滇红,这来自海拔1000米以上的亚热带地区的古树茶,南方丰沛的降水量,“晴时早晚遍地雾,阴雨成天满山云”的奇特景致,加上原始森林里深厚的腐殖层,使得古茶树吸进自然精华,长得高大粗壮,而叶肥硕。特殊的气候环境,还让古茶树自生出一种芳香油,这也是茶为何香气四溢的缘故吧。

古树滇红:在滚烫沸水的炼狱里,慢慢展业,徐徐释香

轻嗅一下盒内茶叶,一股熟悉的老面馒头味道,透着醇香,令人脾胃大喜,仿佛瞬间所有的感官打开了封闭已久的门,在贪婪里尽情汲取来自遥遥南方的日月精华。

茶,作为国人最喜的饮品,走过了千年的光阴,越来越受到众人的捧爱。而茶叶在西周时期,是被作为祭品使用的。可见,在久远的年代,茶叶就被赋予了高规格待遇。春秋时期,茶的鲜叶被作为菜品,战国时,又被用来做药品,直到西汉,才成了最主要商品。老祖宗在最初,就把茶叶尊为贵宠,从来没慢待过呀。

茶是我们的待客之物。来了客人,总会拿出平时不舍得喝的好茶,和来客一起温杯泡茶。一壶茶,几个相知,在谈古论今的时光里,慢慢滋润出一种感动,是彼此理解的惺惺相惜,是对情谊的珍重。

茶在唐代被盛誉为“表敬意”、“可雅心”、“可行道”。唐宋时期,诗仙李白,以及众多雅士,白居易,柳宗元,韦应物,苏东坡,温庭筠等,他们酷爱饮茶,也多有作品颂茶。苏轼说“从来佳茗似佳人。”在文人眼内,这茶,就是那红颜知己呀。

不仅仅是文人雅士,就是那皇帝老子,对茶,也到了痴迷忘国程度。宋徽宗爱茶到了痴狂,他写得《大观茶论》,在今天仍具有极高的品读价值。这位“爱茶误国”的皇帝,不仅爱茶、斗茶,同时将茶元素与他的“瘦金书”和“院体”绘画相融,这位把茶文化发挥到极致的皇帝,有着柔软的情怀,国在他手里,也只能“国之不国”了。

古树滇红:在滚烫沸水的炼狱里,慢慢展业,徐徐释香

茶是待客上品,懂茶的人,自然懂得生活。这样的人,性格必定温婉。喜茶之人,在茶的沉浮氤氲里,看透世间繁华凋敝,最懂自然循环法则,所以,遇事会不惊,沉稳大度。总会在一种轻思量里,聚集四两拨千斤的力气,将生活的阴霾扫除干净。因为她懂得,一切来,便都是定数,不管荣辱,都淡然处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唯有此,生活才会安然,才会波澜不惊,才会有四季不灭的美景好心情。

茶在沸水间,在滚烫的炼狱般的沉浮里,慢慢展业,徐徐释香,最终将日月精华吐纳在杯水中。经过蒸腾的痛楚,才释放出的微香,如同万千花朵里提炼的精油,珍贵无比。因此,只有懂它的人,才能品出它的神韵,才能品到四季在它叶脉里凝结的精气。如此,喝茶之人,必是那心有灵犀者,否则,再好的茶,也寡淡无味了。

好茶,要有懂得它之人,而懂它之人,必然是惜物惜福的。(本文来源:弘益茶道美学,作者:一诺)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相关热词搜索: 古树滇红 功夫茶 茶汤

上一篇:红茶品质的好坏,看“金圈”就知道了
下一篇:如何鉴别红茶中是否有人工添加剂?

南茗佳人官方店
    每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