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说茶网!

  • 手机访问

  • 关注我们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茶道茶艺 > 喝茶到了极致,喝着喝着,国家就没了(一)

喝茶到了极致,喝着喝着,国家就没了(一)

来源:茗寿堂  编辑:I说茶   2017-12-05 11:16:27

喝茶到了极致,喝着喝着,国家就没了(一)

今天来谈谈宋徽宗和他的《大观茶论》。

关于徽宗时代的君臣,大家多少都了解一些,不过受南宋以降道学传统的影响,我们所能了解的往往是脸谱化的形象:一个昏君和一大帮奸臣把一个好端端的国家葬送了。

真实的历史并没那么简单,北宋的灭亡,徽宗当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些所谓的“奸臣”们当然都在推波助澜。但是如果我们往深处看,这里面有制度的原因;再往深处看,则又是文化的原因。

这些人,不是太无能了,而是太聪明了。

蔡京的格局可能不如王安石,但实际操控能力远在荆公之上,经济改革推进的力度和效果都远超前辈,称为能臣并不过分。童贯在军事上也并非一无是处,资质能力算得中上。而且这些人都有较高的艺术修养。童贯如果没有艺术眼光,徽宗不可能派他搜罗古董字画;蔡丞相的书法不用说了,本来宋四家是占一位的;王黼也算是金石学家,《博古图》是金石名著;就连那个高俅高太尉,也绝不是仅以球技邀宠的弄臣,书法虽不能和那些大家想比,拿到现在秒杀一干书法家也不是难事。为什么?入得宋徽宗法眼的,你艺术修养不够,审美水平不够,那是不行的,和你说话就没意思了。

那这么多聪明人在一起,怎么就把国家搞没了呢?用句现在的话来说,这些人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且不是一般的,而是最顶尖的,最聪明的。这些人最强的能力还不是经济、军事、艺术方面的,而是怎么讨好皇帝,怎么在官场中左右逢源。这些人如果是一个谨慎自知的皇帝来用的话,未必留下“奸臣”的骂名。

那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徽宗这里,徽宗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是不是昏庸无能呢?他不仅是皇帝里面排第一的艺术家,而且他的审美之高雅、见地之精深,视野之博洽,在整个历史上的艺术家群体里,也绝对是第一流的。这样的人对政治、经济就一窍不通?恐怕也不是。从他当皇帝早期的作为就可以看出,执政能力在皇帝中绝对不算低。这些所谓的大奸臣,所谓的“权倾朝野”,哪个不是被他玩得团团转?手腕并不比那些明君差啊。

喝茶到了极致,喝着喝着,国家就没了(一)

那问题又出在哪里呢?

这就是前面说的,我们要从制度、文化和他个人性格这几个方面来全面衡量。对徽宗和他的大臣们的误解太多,从过去的小说评书、乃至到近年央视的讲坛,都在延续这些误解。为什么呢?脸谱化的形象容易激发爱恨情绪,这样才喜闻乐见啊。

这本书并不是历史专著,我们并不展开讨论这些制度和文化的问题,这个话题太大,真正对历史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些最新的北宋晚期的历史研究成果,尤其是国外学者的成果,对于我们突破千年以来的成见,应该会有启发。

我们要做的是管中窥豹,通过这本《大观茶论》,不仅看北宋的茶文化达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度,也希望能更多的了解这个人的境界、追求、心态。最终希望能对茶文化有一个新的理解和反思。

先开个头,一篇文章写不完,还是那句话,写到哪儿算哪儿吧。

平静之中的巨大杀机

《大观茶论》开篇倒也平常,说的是茶和一般的农副产品不太一样,有着很强的文化属性,直到现在也是这样,如果不懂这点,没法做茶。前两年有些人对普洱茶涨价,高价岩茶非常不满,包括媒体也在说不符合经济规律,有多大泡沫。但这一两年基本没有声音了,因为泡沫根本破不了,茶不是简单的农产品,就像葡萄酒一样,有很强的文化属性,这些属性和口味结合,市场细分起来有很大的差异,这才是真正的经济规律。

如果说徽宗上手有些不同的话,是这些词语的道家意味。

“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祛襟涤滞,致清导和,则非庸人孺子可得而知矣;冲澹简洁,韵高致静,则非遑遽之时可得而好尚矣。”

茶这个东西本质上是天地钟灵所化,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一般的老百姓理解不了。这话透着让人不舒服的贵族气息,不过也是实情。一般老百姓为衣食奔忙,哪里去体会什么“冲澹简洁,韵高致静”呢?

徽宗对道家的尊崇可以说在历代皇帝中为最。不仅为此抑制佛教,甚至推动儒道合流,有暗中替换儒家的款曲。

我们再往下看,接下来这一段讲建溪贡茶的缘起与发展。道家的气息仍旧是扑面而来。

“百废俱举,海内晏然,垂拱密勿,幸致无为”

这句话和一般的皇帝就有所不同了,不是简单的政通人和,而是垂拱而治,无为而治。一般的皇帝,下面人这样吹捧吹捧可以,但是很少有人会真的相信。徽宗信吗?他应该是相信的。为什么?他和普通皇帝不一样,他是“教主道君皇帝”。

既是皇帝,又是道教的教主,这是其他皇帝没有过的称号。如果是道教的教主,那无为而治岂不是顺理成章?有人说,说他是青华帝君下凡,那是道士林灵素忽悠他的。这件事也没那么简单。

如果你是一个皇帝,在你的治下,多少年也不会清一次的黄河,连续三年三次“河清”,你会怎么想?如果你在宫廷演奏新制的雅乐,经常就有仙鹤成群飞来,翩翩起舞,唳嘹和鸣,你又会怎么想?如果你做梦,经常能见到太上老君,各路神仙,时不时的点拨你,那你又会怎么想?如果你和文武百官一同郊祭,大家一同见证天神在空中出现,你又该作何感想?

这些现象附会也好,幻觉也好,超自然也好。不管你怎么想,徽宗对于自己是神仙下凡、负有使命这一点,是深信不疑的。所以在他的治下,以皇家力量推动道教发展,绝对是最给力的。

神仙下凡治理国家,对咱们老百姓有没有好处?当然有好处,社会福利事业发展的很好,“安济坊”让病有所医;“居养院”让鳏寡孤独都有所养;“漏泽园”让死者都有所葬。这些都是国家掏钱。为什么呢?因为神仙对社会治理的标准很高,他是圣王。

文化事业发展的也好,不仅大家熟悉的皇家画院,那也是几千年历史的高峰;还有皇家的音乐机构,整理出至高至雅的“大晟乐”;还有官医院、官药局,医生的地位前所未有的提高,现在的医生能叫“大夫”,那是因为神仙皇帝给医官的封号。至于藏书印书、文物收藏整理,例子更是举不胜举。

有没有不好的地方呢?也有,而且很麻烦。

神仙皇帝的审美不是一般的高,不是说一般的奇珍异宝就可以了,他是用神仙的标准来衡量的,这可就麻烦大了。秦始皇、汉武帝,这些人是派一些人去海外仙山去找神仙。神仙皇帝不用费这事了,他就是神仙啊,自己建一个仙山不就行了,这就是艮岳。

一般的皇帝搞个园林能休闲一下就可以了,但是神仙皇帝不行啊。这个园林的标准就太高了。一般的飞禽走兽是不行的,需要的珍禽异兽,而且是有祥瑞意义的。一般的植物是不行的,必须是奇花异草,古木灵卉。一般的石头也不行,必须要有仙气儿的石头,这东西开封可没有,得从太湖运过来,这就得有“花石纲”。

计成说中国园林是“虽由人作,宛自天开”。这个天开可不是大自然,而是有浓厚道家审美趣味的“天开”,湖石代表的正是道家的趣味。宋徽宗的瘦金书也不是所谓的“媚研”,也同样是道家的审美。如果不理解道家,很难体会其中的妙处。

皇帝爱好广泛,审美还高,看来真不一定是好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皇帝得到了“一”,民间受到的骚扰和破坏就是成千上万。

更麻烦的是,这位是神仙皇帝,兴奋的阈值太高了,一般的好东西完全无感,那这些下面的人可就玩了命了。花石纲对东南百姓的折腾就不用说了。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神仙皇帝日渐生活在他的神仙境界里,这个幻境太有魅力,太有气场,整个高层都熏熏欲醉,生怕破坏了这唯美的意境。你要是提点现实的问题,就太俗了。问题是,你们醉了,辽国、金国可还醒着呐……(本文来源:茗寿堂,作者:明洲)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阅读本文的茶友还读过一下文章
推荐品牌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