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说茶网!

  • 手机访问

  • 关注我们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茶马古道 >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来源:茶业复兴  编辑:江城子   2018-06-15 09:51:44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公元1990年夏秋之交,一队马帮驮着睡袋、帐篷和干粮,挎着枪支、照相机和录音机,牵着猎狗,踏上了这条数千公里的神秘之道——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茶马古道六君子”在中甸

那一年,木霁虹、陈保亚、李旭、徐涌涛、王晓松、李林六个青年学者,以茶为起点,沿着马帮的传说,北上西行,穿越横断山脉,踏进了雪域。沿途凶险绮丽的自然风光都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留在了他们的笔墨间。

初入古道,他们是兴奋的。结合自己的学识,叙述着古道上的陈年往事;打开自己的视野,对一路上少数民族的生活空间做了地域素描。那是一次学术考察,也是一次文人的游历。在马帮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他们日夜行走过的古道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命名人就是这群青年才俊,他们被誉为“茶马古道六君子”。从那以后,茶马古道成了一个被频繁提及的词,从人文社科的研究中,走进了产业,走进了每个普通人的视野。

20多年来,茶马古道的学术积淀日益深厚,产业开发的规模日趋壮大。这个词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文化遗产概念了,更是一种历史赋予当代的重要资源。它重新叙述了普洱茶的背景故事,以重要的村落为古道节点,里面的老街、老屋、老人都成了故事的叙述者,连青石板路都能娓娓道出风雪夜归人的故事。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茶马古道是把茶作为重要的叙事主体,带领我们重新走进马帮运茶的历史现场。西南地区的地理、生态非常严酷,山川河谷以及过去的瘴气将适宜人口居住的区域分割得极为破碎,交通困难,往来互通主要依托于马帮。马帮驮着沿线的特产,一路跋涉,一路贸易,在低成熟度的政治社群间,解决着政治家难以想象的,却关乎着沿线族群生计的核心问题。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藏区熬茶施茶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辩经

茶,对于高原游牧民族的重要意义已经不需要做过多的赘述。周重林《茶叶江山》中多次提及藏族同胞面对茶的呐喊:“茶是血、茶是肉、茶是生命!”在资源稀缺的雪域高原,一个个小共同体中,最低成本的组织模式其实就是宗教。活佛是精神领袖,也是政治首脑。茶在他们手中,象征着权利,熬茶施茶成为了民众信仰生活中的一个重大节日。而历史上藏区领袖在与中央王朝的互动中,茶也发挥着一种具有微妙隐喻的桥梁作用。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六世班禅觐见乾隆(河北梆子剧照)

1780年,六世班禅在觐见乾隆的时候,乾隆在热河行宫请班禅喝茶,皇权之下,班禅的地位等同于藩王。之后,乾隆到须弥福寿之庙熬茶,在这个场景中,班禅是乾隆的密教导师,于是乾隆与班禅又成了施主和福田的关系,但乾隆并不亲自参与,而是让一个阿哥充当施主,这套既在场又故意不在场的仪式设计,非常巧妙地安排了帝国在多元秩序逻辑下的皇权地位。这个过程看似轻巧,但礼部和理藩院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轮的论证才最终敲定,茶还是那片叶子,只是那一刻似有了千钧之力!

茶马古道,正是这套政治伦理的现实支撑。宫廷御用的贡茶,藏区民众对活佛的布施,都是由马帮完成的。当年“六君子”的考察线路还只是很简单的几个线条,从昆明出发,到大理、剑川、丽江、中甸、德钦、碧土、左贡、昌都。另一条是从康都到新都桥、理塘、巴塘、芒康到达左贡。理塘与中甸之间还有一条过乡城的通道。后来随着考察的不断细化与深入,不断扩大对茶马古道意涵的解读,于是“边茶易马”的史实与“六君子”提出的茶马古道在理论上发生了重合。以“六君子”考察线路为蓝本,线条不断在细化。茶马古道,像一根根毛细血管贯通在西南山区。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怒江大转弯(翻拍至《滇藏川大三角文化探秘》)

那里,崇山峻岭之间,孕育着神秘的古老文明,亚洲最大的几条河流都是从那些山谷间发源。那里看似交通不便,但却得风气之先。张骞发现的那条通往身毒的古道一直都在,所以近代以来,基督教从这条通道传入,深入大西南腹地。晚清时期的云南陆军讲武堂与当年的北洋讲武堂,东北讲武堂并立,后来与黄埔军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齐名,培养出了上百名将军。与此同时,法属印度支那的先进武器也源源不断的流入,民国时期的“滇军”一时成为全国的精锐。西南联大时期,那些来自北方的学术大师带着一种西方主流文化的荣誉感抵临边陲,让他们诧异的是,云南的本土学者大多有旅欧留学的经历,除了能讲英语,还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课余的沙龙所谈论的话题,也是具有开眼看世界的大气象。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茶马古道六君子在香格里拉

马帮文化,原本就具有主动交流的动机,穿越不同的语言和文字区域,要在不同的信仰习俗间完成贸易,这在儒家文化传播的极限边缘,构建了“反抑商”的基因。与徽商相比,他们的物流成本更高;与晋商相比,他们穿越的自然与人文环境更为复杂。所以,相比于徽商和晋商的历史背景,茶马古道上的商人更能引发人的创作欲。在“六君子”合著的《滇、藏、川大三角文化探秘》一书中你只需要看一下目录标题,就能感受到这片土地让这些青年学者忍不住要以抒情的方式去打开。《超越与感悟》《震颤的生命》《歌声回荡的宝地》《藏文化——永恒的魅力》。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茶马古道上的青石板路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古道一侧的高速公路

我很有幸,也去过几段云南境内的茶马古道,印象最深的就是普洱那柯里段。

那是一个茶马驿站,马帮往来歇脚之地。我们从思茅出发前往那柯里,斑驳的青石板路荒草丛生,不见了过往商旅的嘈杂,古道的一侧是一条高速公路,穿梭的车流里透着时间的穿越感。古道蜿蜒,我们步行了大约四十分钟,弯弯曲曲的道路不过是围绕着一段高架桥在行走。这四十分钟的行程,也就是高速路上一脚油门的问题。在当代,谈茶马古道的实际利用价值几乎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遗产应该有遗产的气质,可以被往来穿梭的车流无视,但遗产所处的文化高位,蕴含的历史意义,是值得我们去细细体会的。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那柯里马店的拴马桩

抵达那柯里已经接近中午,三个小时的徒步越野,也确实到了人困马乏的时候了。转过山头,青瓦炊烟确实有莫大的抚慰。100多年前,商旅与马帮也就从我们脚下的路进入那柯里马店。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山谷林荫间的古道

那时候,山里杳无人烟,匪盗横行。和往常一样,赶马的商人匆匆走过林荫的时候却不小心遭遇横祸。一群劫匪洗劫了商人携带的所有财物,幸运的是性命还在,颓丧的踱步到那柯里马站。店主也还是和往常一样,大老远就主动热情的招呼起来,热乎乎的大碗烤茶正好纾解疲乏。商人脸上没有喜色,店主从他的落魄样里洞察了一切,依然张罗着上他最喜欢吃的酒菜。商人对着店主问道“关山难越谁为主”,店主昂着头回道“萍水相逢我做东”。这段对话被镌刻成了一幅对联挂在店主的门头上,不知是真事,还是后世的文人附会。故事里,那种“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的情绪正是赶马人内心的折射。

1990年的夏秋之交,“六君子”踏上茶马古道的文化征程时,我才刚刚出生。28年后,我踩着他们的文字走进古道,不为贸易,只为瞻仰,因为前辈的精神遗产都溶解在古道上了。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茶马古道上的石刻标志,“六君子”之后,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马帮的遗物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打马掌的铁匠灶台

茶马古道从一个学术概念逐渐演变成了文化遗产

2018年,贵州中烟与茶业复兴举办的“探茶马古道,寻行者精神”大型户外活动

(作者:洪漠如,来源:茶业复兴)

阅读本文的茶友还读过一下文章
推荐品牌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