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茶事|一杯热茶,暖了她的余生

作者:怜幽雪  来源:茶悦世界  编辑:I说茶  2017-08-07 16:43:57

茶人茶事|一杯热茶,暖了她的余生

她是张君劢、张公权的妹妹,她是诗人徐志摩的第一任妻子,她曾经引领民国上海时尚潮流,她是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副总裁,一度书写金融届的传奇,她的一生,无需谁为凭杖。靠自己,她就能成为传奇。她没有林徽因的倾世才华,也没有陆小曼的倾城妖娆,她如一抹悠悠的白月光,轻盈的洒向了你的心里……

1、苦茶般的包办婚姻

1930年代的上海,一个普通晚上,张幼仪受胡适邀请参加一个晚宴,听说出席的人还有徐志摩和陆小曼。第一次,她听到了“陆小曼”这个名字。一见面,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很美的女子,她有着光润的皮肤和精致的容貌。她开口讲话的时候,所有男人都被她迷住了。

“摩”。她轻声唤她。他亲昵地叫她“曼”。

那一刻,泪水快要崩塌,她明白,这个曾经与她同一个屋檐下这么多年的男人,对她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感情。

多年以前,他们的婚姻生活,在他看来是一杯乏味的白开水,然而对她而言,却是一杯苦的不能再苦的茶。

据说,“乡下土包子”这是徐志摩第一次见到她的照片的时候的第一句话。

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嫌弃她。

大婚之时,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原本希望至少他会笑一下,然而,迎接她的却是一张冰冷严肃的脸。

结婚后,在公婆眼里,她是个好媳妇,拥有传统媳妇的恭顺和风范,孝顺公婆,对丈夫的不满大度包容,婚嫁前,她被教导,“在公婆家里,只可以说是,不可以说不。无论夫妻关系如何,都要继续侍奉公婆。”

然而,她没想到,在徐家,她也只是个“好媳妇”而已。

为了避免与她单独呆在一起,徐志摩找各种借口,在他这样一个浪漫的诗人眼里,她或许只是一个乡下来的老妈子,照顾他的起居饮食,是他想摆脱却摆脱不了的“狗皮膏药”。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在他眼中的轻重。

每每遇到他的冷眼相对,寡言少语,她明白,自己是一个没有魅力的女人,至少,无法让自己的丈夫对婚姻生活投入基本的热情。

但是,无论这包办的婚姻如何苦,她都笑着去接受。

茶人茶事|一杯热茶,暖了她的余生

2、欧洲产子,惨遭遗弃

不久后,张幼仪便怀孕生子。像是交换条件一样,自认完成了传宗接代任务的徐志摩,迫不及待地离家求学,之后远赴美国。

留学期间,传来他放弃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学业跑去欧洲的消息。

家里人大吃一惊。

自此公婆决定送她出去,当英国的沙士顿小镇,那天微风轻拂,满以为迎接的是久别重逢的甜蜜,然而,却是一场干瘪而生涩的“会面”。又一次,她当起家中的“佣人”。负责着徐志摩的起居饮食,徐志摩为了避免和她单独相对,甚至叫了一位中国留学生来家中同住。

夏日的一天,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把孩子打掉。”当她满怀喜悦告诉她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冷冷的抛出一句。后来她知道,他之所以如此果决,是因为那时候他正在追求林微因。

面对丈夫异常的冷漠和决绝,她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男人来到家里。

“他想知道……”黄君轻轻皱着眉头“……我是来问你,你愿不愿意做徐家的儿媳妇,而不做徐志摩的太太?”

正当她讶异的时候,他说:“徐志摩不要你了。”

她这才知道,他是徐志摩的好友,来替他说离婚的事情。

二哥指点她:“万勿打胎,兄愿收养。抛却诸事,前来巴黎。”

在二哥跟七弟的帮助下,于1912年在柏林顺利生下了次子彼得。

生下孩子刚一个月,徐志摩很快地追到柏林,目的很明确:让张幼仪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片刻都不能等。

他急躁难耐说:“我没时间等了。你一定要现在签字,林徽因……”他停了一下又继续说,“林徽因要回国了,我非现在离婚不可。”

徐志摩提到林徽因名字的时候,她就晓得那一定是个同她大不一样的女子,一定如同他一般浪漫而风华,所以,她没有犹豫,就直接在纸上签了。

纵然后面迎接而来的是世人的流言蜚语和父母的指戳责骂,她狠下心来,只因为,她觉得,该向过去的自己告别了。

这一个签字,是一场告别仪式,意味着她和过去的旧时代,与过去的价值观作了永远的告别。

一周后,徐志摩就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

茶人茶事|一杯热茶,暖了她的余生

3、苦尽甘来,涅槃重生

张幼仪要感谢徐志摩。

若不是离婚,她可能永远都没办法找到自己。

去德国以前,她凡事都怕;去德国以后,她一无所惧。

离婚以后,她在德国待了三年,学到当幼稚园老师这一技之长。次子彼得在三岁时,不幸夭折了。这对她坎坷的生活又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她拼尽全力想保护的一个小生命,就这样又一次离她而去。

在从柏林回国的列车上,窗外有大片生机勃勃的绿色田野,然而,手捧幼子骨灰盒的张幼仪没有心情欣赏窗外的风光。她的脸上,始终是平静的,那是一种心如死水的宁静。列车窗外的风景飞驰而过,仿佛隔着近百年的时光,回望岁月,张幼仪在那趟列车上,从前的惶恐畏惧、期望能依靠丈夫的岁月,一去不复返。

回国后的张幼仪成为了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副总裁,张幼仪的另一个身份,是云裳公司的总经理。

张幼仪的服装行,集成衣店和服装订做店于一身。她在店里陈列一些衣服样品,再配合女士们的品位和身材加以修改。服装上面别致的珠饰、扣子,还有缎带,都非常独特出众,在大上海,“云裳”服装逐渐成为中高层人士趋之若鹜的品牌;“云裳”服装的成功,让张幼仪的名字在当时的时尚圈里流传。当年徐志摩嘴里的“土包子”,正引领着上海、整个中国的时尚潮流。

最坏的遭遇,是发生在1937年夏天。日本人入侵上海,现金准备短缺,不得不请求大一点儿的银行。有个顾客跑进服装行找她,要提光她才想尽办法为银行保住的四千元,最后张幼仪费尽心思终于找了一个银行经理担保了这笔钱才度过难关。

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熬过了动荡岁月,开办了31年,直到1955年金融业公私合营才宣告结束。这所银行见证了张幼仪的自强、果敢与睿智。

1949张幼仪移民香港,与一名姓苏的中医结婚。这一次,她遇到了懂得她,体贴她的人,苏医生对张幼仪宠爱有加,两人在香港生活了28年,多年来,徐志摩对她的冷落与亏欠,在苏医生这里,都得到了爱的补偿。

爱情的深浅,如同一杯茶的冷暖,在下口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他对你是喜欢还是敷衍,炽热还是冷漠。凉薄的人,如同一杯冷茶,让你未喝,就感觉到一丝丝冷意;厚爱之人,如一杯刚泡开的新茶,热情欢腾,将温暖传递到你的掌心。

徐志摩给了她一杯苦茶,而苏医生,却如同一杯热茶,暖了她的余生。

4、岁月安暖,不负我心

当年的香奈儿,似乎与张幼仪有着同样自强独立的灵魂。

1918年12月23日深夜,在巴黎的某个街角,香奈儿的恋人亚瑟·卡伯因车祸不幸身亡。亲眼看到原本英俊的恋人被撞得肢离破碎面目全非,天人两隔,她内心一定悲痛欲绝吧。

一串珍珠项链滑落,闪耀在血泊中。香奈儿安静地用手帕包起那串染血的项链,把眼泪、悲恸、尖叫通通咽到心底,她为自己做了一款小黑裙,剪短了头发,无言地悼念自己的爱情,没有歇斯底里的悲鸣,只有隐忍不落的寂寞。而是,她化悲痛为力量,创办了香奈儿这个珠宝帝国。

同香奈儿一样,在与痛苦的博弈中,张幼仪收获了人生最精彩的成就:金融传奇与时尚女王。

痛苦冲刷殆尽,悲痛抛诸身后,只剩温柔的凝眸。

凝眸处,望穿岁月,一切如昨。

千帆过尽,我爱的人,始终是你。

但是,我无法允许自己在爱情中沉沦。

张幼仪曾说:“我生在变动的时代,所以我有两副面孔,一副听从旧言论,一副聆听新言论。“

对于徐志摩,他负心也罢,再婚也好,她对他始终没有指责,甚至在他逝世后,还接济陆小曼,出资请人为他出诗集,有大抵不是因为她还有多爱他,多少爱经得起无数次的伤害?而是她能够淡定而勇敢地面对岁月,面对伤害。

5、杯茶人生,靠自己悟

《金刚经》里说,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都说人生如茶,其实,这些痛苦,都是人生中的一杯杯苦茶,你说不清楚什么时候,生活会让你喝上一杯。大多数人都喜欢把自己的痛苦想象得独一无二销魂蚀骨,其实,在人类漫长的进化中,真正绝无仅有的东西凤毛麟角,大部分人和事都能用三个字概括:不出奇。

伤痛使人清醒。从前的张幼仪,婚姻并不幸福,什么都怕,怕丈夫遗弃,怕离婚,结果,尽管她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却还是被命运狠狠地摔到了谷底,陷入无边的深渊与泥淖里。她死过一次,然后重生,整个世界在她面前都变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失去,还有什么值得惧怕?

痛苦就如同一杯苦茶,你在品尝的时候,它的苦味时刻浸润着你的味蕾,让你麻木,隐忍,痛楚,悲伤,然而你却不知道,喝下了它,意味着你具备了站起来的力量与勇气。

摆脱痛苦,是个比获得幸福难度更大的命题。

最终,张幼仪没有想去拒绝生活这杯苦茶,就像许多时候的我们一样,不肯面对已经既定的事实。她没有想过摆脱痛苦,而是去平静地对待它,淡然地接受它,接受之后的天空,更加宽广。人生如茶,甜苦自知。感受甜蜜很容易,但多少人能承受地起它的苦呢,就像多少人,能一口喝下苦茶。其实苦的不是茶,苦的是心,心若觉得苦,就是苦,心若似佛,这杯苦茶便是自己修行,自己圆满的一个契机,灵魂的一次磨练和经历。

张幼仪离开了婚姻这杯苦茶,她绽放了自己,她的人生发生了惊天的巨变,从一道难以下口的苦茶,一道道,经历后,变成了芬芳淡雅的清茶,平静,自在,幸福。

一杯苦茶,苦涩难耐,但是你细细琢磨,耐心品味,总有一天就能够发现,苦尽甘来,等待你的是它过后的芬芳之处。没有了徐志摩,张幼仪依然活得很精彩。(本文来源:茶悦世界,作者:怜幽雪)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相关热词搜索: 茶人茶事 热茶 余生

上一篇:刘素说茶|贡茶的记忆之十:夕阳下的帝国
下一篇:茶人茶事|寻味而来,不轻不重,若即若离

南茗佳人官方店
    每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