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说茶网!

  • 手机访问

  • 关注我们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茶人茶事 > 南茗佳人之美人茶席:茶人苏轼

南茗佳人之美人茶席:茶人苏轼

来源:  编辑:茶小乖   2018-06-19 11:56:27

南茗佳人之美人茶席:茶人苏轼

记梦回文二首(并序)

“十二月十五日,大雪始晴,梦人以雪水烹小团茶,使伊人歌以饮余,梦中为作回文诗,觉而记其一句云:乱点馀花唾碧衫”,意用飞燕唾花故事也。乃续之,为二绝句云。

其一:酡颜玉碗捧纤纤,乱点馀花唾碧衫。歌咽水云凝静院,梦惊松雪落空岩。

其二: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红焙浅瓯新火活,龙团小碾斗晴窗。”——苏轼

苏轼是大雅之人,他的诗词自然也充满雅意,在他眼中伊人也是茶器,红袖添香更显得相得益彰,梦中用雪给他煮茶的女子素手芊芊、歌声曼妙,成为苏大学士诗兴大发的根源。”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回想着梦中女子的一颦一笑,苏轼写就此绝句。小弟不才,愿效仿苏大诗人的雅,以美人为茶器,谈谈茶之三味--苦、涩、甜。 

何谓美人?是否一定像诗仙李白所写“云想衣裳花想容”才算得“美人”一词?我所写的“美人”不全那么美,或者说至少容颜不一定那么美。况且常言道情人眼里出西施,每个人对“美人”的定义不同。“知我者谓我心忧”,一个能时常为别人考虑的知性女子,才符合我所写的美,正所谓:心善则美。正如上等好茶,其形不一定美,待你静心泡上一壶茶,再观其汤、嗅其香、品其味,其内涵之美,会让你感叹道:美哉!美哉!妙不可言。

南茗佳人之美人茶席:茶人苏轼

楼台词眼·佳颖

风惹枝叶,夜渐月隐,青柳对孤楼;

有女颖儿,温婉灵秀,轻椅朱栏,轻叹又深秋。

叶稀花零,空闺只影,托雁寄思忧;

以君而喜,亦君而忧,忧喜默言,再叹相思愁。

寸丝寸相思,丝丝为君留;相思不满溢,待君又一秋!

深切的思念是一杯良苦的茶水,喝茶之前嗅到的是芬芳流长的茶香,忘记世俗里的纷纷扰扰,甚至忘记时间藏在香气里渐行渐远。小嘬一口清茶,淡淡的苦味萦绕于舌尖,弥漫于口齿,才恍然醒悟--原来茶之第一味是苦。

茶之苦,这个令人遐想的韵味,让我想到一个温婉女子,她告诉我:喜欢上一个人,即便彼此仅有的回忆不过是人群中匆匆一眼的回眸,也是能腻到让全身融化的的甜……而相思却是苦的,像一颗含在口里融化不了又舍不得吐出的相思胆。我理解不了她所谓的相思,却总觉得她适合喝茶,若茶之苦韵似相思,那茶之苦尽甘来将是一场久别的重逢。

南茗佳人之美人茶席:茶人苏轼

相思曲

蝶绕花飞花不语,默然思卿卿不知。

一曲霓裳终不渝,执笔书尽缠绵诗。

求而不得的私慕是一杯苦而涩的茶水,茶味之涩在于不润喉,难有幽雅细腻的喉感、沁人沁脾的气韵。正如南方有一佳人,携夏雨幽幽而来,轻提裙摆缓缓行走,似是要走进人心深处,周围很安静,却掩饰不了心里的悸动。釉色纸伞上的几朵莲花,惬意地享受着雨水的滋润昏昏欲睡,如白衣女子一般宁静、优雅、淡然。素颜淡,任何一分的装饰都显得多余;泪痕隐,纵然蓦然浅笑,分不清是喜是忧;发及腰,一缕缕青丝自然批于肩后,一种不被束缚的美跃然而出;相隔几步,却有种走完一生也难以靠近的错觉。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私慕感与无奈感正如一杯苦感弱而涩感强的茶,如哽在喉。然而白衣女子给人难以靠近的错觉恰似一场短暂的梦,梦回深处,渐渐隐去,于心中的那一份嫣然,化为丝丝情绪徘徊不去。曾经追求过的女子,那铭刻在时光长河里的悸动,经年之后终会如茶一般化苦涩而回甜,成为书写在记忆里的诗意。

南茗佳人之美人茶席:茶人苏轼

月下桃花

叶缠连,花娇艳,素手触花怜。桃花前,月更圆,俊彦与婵娟。

见红颜,醉相念,回首故缠绵。红尘恋,相思缘,只此立誓言。

桃花月下,良辰美景,久别重逢的适龄男女携手共坐于庭院里,桌案上清雅的青花瓷里是刚煮的茶,弥漫于空气中的茶香聚而不散,幽雅的氛围里充溢着的淡淡的甜蜜气息。轻抿一口茶水,其中之苦涩是时间的考验,满口生香、甜甜的韵味是真爱的见证。一如初见时为伊人写过的青涩情诗:

我喜欢你,就像喜欢天上的月亮,月亮那么好,但它不必属于任何一个人,即使它围着所有人转动,但每个第28天你终回到原点。那时,我最想你。

我喜欢你,就像这第28个不安分的夜,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一颗游离于喧嚣之外的心灵,跳动着思念的声音。听……这是我在想你。

我喜欢你,就像心里勾勒的整个宇宙,宇宙中有两粒尘埃,一颗在孤独中行走,一颗在暗夜里徘徊。冥冥之中的相遇,是缘分的安排。

我喜欢你,就像茫茫人海中的相遇,你拾满地绿叶,我赠一片花海。是命运的安排,让我只能爱你。——《我喜欢你》

曾为伊人写过的诗,做过的那些分不清是对是错的糊涂事,终会像普洱茶一样越陈越香,亦如“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千年过后,仍然在尘世间飘散着专属于它的茶香。

南茗佳人之美人茶席:茶人苏轼

琴心低颤

爱怜凝弦常伴琴,思念入琴化琴心;

谁触琴弦低低颤?常抚琴心琴恋卿。

自古文人墨客,或芳文流世或颠沛流离,粉红伊人总是感性者永不退色的话题。伊人常伴左右研墨煮茗至死不渝,亦如古琴之琴体与琴弦,弦断琴绝。“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永远是人们最为期期慕慕的佳话。既是千古流传佳话,自然少不少不了伊人的默默付出,“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是茶的苦;“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是茶的涩;“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是茶苦尽甘来的甜……茶之韵味,正如我在彼世匆匆见过一袭白衣,于是我四世修佛,四世修道,第九世我再历红尘见到了你,你仍是那一袭白衣。

文毕,再次回想起东坡居士那句“戏作小诗君莫笑,从来佳茗似佳人”茶与诗的佳话,故作《南茗佳人之美人茶席:茶人苏轼》怀之。(作者:默漠,本文系说茶网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阅读本文的茶友还读过一下文章
推荐品牌
为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