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强专栏:这就是赤甘

作者:傅强  来源:烟的眸子  编辑:茶小乖  2018-06-28 10:50:31

傅强专栏:这就是赤甘

燕子的弟弟彭樑用盘子装了些茶叶过来,“喏,尝尝吧,这就是刚刚焙好的赤甘。”

初焙出来的红茶其实还只是半成品,还需要时间带给它最圆润的升华;但一天前还是枝头的鲜叶,一天后已经在制茶人的手中蜕变成茶,你知道其中的辛苦和快乐,并且成为第一个见证,想想就叫人兴奋;何况方经烘焙的新茶香气浓郁刚烈,未尝不是一种意趣。

很特别的是,他们用来瀹泡的水都是山泉水,以当地的毛竹劈开为槽,将泉水一直引至家门口,泉水滴落的声音细幽淙淙,感觉浪漫而又可爱。自告奋勇去承接山泉,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好多人笑话过我的少见多怪;但我实在是很好奇呢,甚至觉得那种充满了不确定,充满期待和辩识的好奇,是一种活力。

我们的好奇心曾经和精力一样无处不在,它到处延伸,扣开过一扇又一扇紧闭的门,有时候也会碰壁。年纪渐渐大了,很多人开始不能容忍碰壁的挫败感,勇气意外的消褪,好奇从野生的鹰变成了笼中的雀,我很好奇,他们的不再好奇是不是真的幸福。

蹲在石头上接水,泉水沁凉,水桶外壁顷刻泛起一层轻雾;有山风,涓涓的泉流不时被吹散成丝缕,那样浮动,那样无从把握;身边的沟渠里布满柔软的青苔,在水流中摇曳不定,心情也变得很柔软,像被清凉的泉水抚慰着了。

水是茶的情人,那种炽热的爱就体现在彼此恰到好处的映衬,彼此认知的犀利和温柔。明人张大复在《梅花草堂笔录》告诉我们:“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茶亦十分矣;八分之水试十分之茶,茶只八分耳”,他是懂得茶与水的情愫的。十分之水可遇而不可求,《茶经》里说,“山水上”,又说,“择乳泉,石地漫流者上”,似乎都是用来赞誉我接的泉水;当初读到的时候并没想到有一天会真的会以这种山泉来冲泡茶汤,也许怀过憧憬的都会实现,“自汲香泉带落花,漫烧石鼎试新茶”,置身桐木关中,好像每件事都像是一帧风景。

傅强专栏:这就是赤甘

干茶绿褐间黄,有微毫,条索紧细,锋苗显秀。燕子以沸水冲入,碗盖翻拨,尔后出汤。汤色橙黄,香气外烁;茶汤微苦,瞬息后有回甘;有青气,也有微微的果香在;鲜爽甘活,有山场气;生津不错,只是入口还略显寡淡,水的感觉稍稍有些薄,不够厚质。

这也许是新茶的缘故,到底有些血气方刚,香气高扬而厚重不足,它还需要时间去陈化,去阅历沧桑岁月,才能自冲动变得含蓄持久,从峻烈逐渐从容不迫。燕子说,过几天这批茶还会复焙,然后一切就交给时间了。好茶,是要经历等待的,这种历练将舒缓我们焦躁的日子,有一种无法预知的吸引力。

时间都已染上了茶香,刚刚到达这里,就想把这些时间好好珍藏起来;但香气四溢的时间,总是走得很快。几泡茶下来,已经入夜了。

忍不住又去了萎凋室,轻轻推开门,看到叔叔在一边的躺椅上睡着了,做茶季,每天只能有三四个小时的睡眠,而且都只能在在等候的间隙里见缝插针,这种辛苦茶知道,我也看到了。悄悄带上门离开,返回的途中抬起头,天空的星亮得炫目,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美丽的夜空了,深深地吸了口气,好像能将星光和茶香一起吸进肺腑之中。

作者简介:傅强,诗人,作家,一只与文字伴生的人类,美与经验的呈现者。著有诗集《烟的眸子》,散文集《在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扬州市广陵作家协会副主席。点击说茶网【茶人傅强专栏】进入作者专题文集阅读更多茶文作品集。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相关热词搜索: 赤甘 香气 美学

上一篇:萎凋室的香
下一篇:心静了,才能感受到茶的真正滋味

南茗佳人官方店
    每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