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说茶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茶人茶事 > 品味白毫银针,春天就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品味白毫银针,春天就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来源:白茶时间 编辑:I说茶   2019-03-14 14:15:44

品味白毫银针,春天就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每当春季,我总喜欢泡上一杯淡淡的春茶,品味着白毫银针新茶的悠香,那片片绿色的诗页,于一樽袅袅升腾的雾气中,悠悠舒展。

品着茶,我想起了一个个茶香时节的故事。久久回味的是,那种鲜活的、欣欣向荣的气息,早已被巧夺天工的制茶师傅们封存在了春茶之中。

呆坐在电脑前,正为此文如何开头而纠结的时候,桌上的手机不失时机地叮咚了一声。划开屏幕,原来是友人推送过来的个人公号。好友的信息当然不容错过,手指刚点在“关注”二字上,一小段清雅的文字便翩然而至:

“爱茶是病,我不想治!认真做三陪,陪粉丝喝茶、陪茶商推广、陪茶农发声。来喝茶,给你的精神世界,一次完美的大保健。你,与我只隔一杯白茶的距离。欢迎你常来。”

真不愧是炙手可热的茶界达人,寥寥数笔,便将美轮美奂的喝茶画面呈现于眼前。不过最吸引我的,倒不是那些个白茶啊雅集,茶亭啊古道,日晒啊炭焙,而是“认真做三陪”的小编,而被特意强调的“一次完美的大保健”,就比较有讲究了,必须要学会专门泡茶。

假如你以为,客人来了,总要泡茶的,这种基本礼仪有啥好拿来特别炫耀的,那么你就太没诗意了。

“一次完美的大保健”是人家的一种腔调,他是在告诉你,我们每天所面对的,不仅有繁杂的日常工作,更有闲逸的诗意生活。

腔调满满的生活态度,恰如那悄然四溢的茶香,已在不经意间氤氲成一片。

说到腔调,还有一位更为极致的朋友,也值得说一说。每次邀请我们一干人等去议事谈工作,明明是干巴巴,甚至还带点儿压力的事情,一经她的嘴通知出来,就变得诗情画意、令人向往了。她总是会说,某天下午,我们再聚一聚,“吃茶聊天”。

多么诱人的表述啊,春光明媚的午后,品着香茗,沐着阳光,顺便扯点话题、议点事情,压力瞬间消弭无影踪,有的只是乐逍遥。想想都是件惬意的事情,谁会拒绝前往呢?

“水已经烧好了……”“茶已经泡上了……”在一波波不紧不慢的催促中赶过去,人家果然已经端坐在茶台旁。秀发梳理得一尘不染,纤衣勾勒出婀娜线条,如兰的手指在茶具上行云流水地舞蹈,洗茶、温杯、注水、烹茶、出汤……优雅灵动,一气呵成,赏心悦目得直让人恍惚,以为这本就是一个来放松身心的下午,议事谈工作似乎反倒是顺带便的。

那个时候,会有一种蓦然的感慨,这泡茶喝茶,还真不是什么花哨和形式主义,那是一种从容、优雅与精致的态度,是对生活的一份敬重。

说来惭愧,其实我是一个不太懂生活的人,具体的表现就集中体现在对茶的理解曾经相当肤浅。

小时候看到一些大人整天手捧着一个积满茶垢的大茶缸,喝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便对那里面的茶水充满了好奇心。有一次趁父母不在家,从柜里偷偷取出装茶叶的锡罐子,像模像样地泡了一大杯茶水,准备好好享受一番,结果却万分失望地发现,这烫嘴的汤水又苦又涩,完全搞不灵清到底有啥好喝的。最终,满满一杯茶水十分悲惨地全被我倒进了院墙角落的阴沟里。

不过好奇心却无法像茶水这般容易被倒掉,我还是念念不忘为啥大人们那么爱喝这苦涩之水。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我关注起了墙门里那个年迈的孤老头儿。

其实我早就发现,他的生活已经过得相当窘迫了,却仍然每天抱着个搪瓷茶缸,就像抱着命根子似的。

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酝酿了许久的我,终于悄然走到这位稳稳地端着搪瓷茶缸,正如猫一般眯着眼睛打盹的孤老头身旁。

我问他,这茶有什么好喝的呢?又不能当饭填饱肚子。孤老头儿抬起满是褶子的眼角瞄了我一眼,那一刻,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一种腐败的气息向我袭来,但是他随即说出的那句话,却鲜活得令我至今记忆犹新。

他说,小伢儿,你不懂的,喝茶是我唯一的乐趣了!

多年后我才明白,对于一个行将就木的孤寡老人来说,在比较能够把控得了的事情中,最有意义的莫过于喝茶了,因为喝茶让他感觉到了生命的存在。他并不是迷恋那种苦涩的味道,他需要的是这种存在感。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这就是喝茶的魅力。虽然茶叶是苦涩的,可妙就妙在,会品茶的人,能从苦涩中品出甘甜来。这个道理,其实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被人们写入《诗经》了。正如极富历练的人,即便生活不遂人意,甚至身处苦难之中,照样也能在悲苦的境遇中发现美好,看到希望。

可还是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缺乏诗意的我对茶的认识仍然那么的浅薄。每到新茶上市时节,捧着友人馈赠的明前福鼎白毫银针,我竟会有一种烫手山芋的感觉。自己喝吧,肚里油水本就不多,偏偏这新茶又是特别刮的东西,越喝胃里越硌得慌。用这金贵的东西来买罪受,简直就是在做洋盘嘛!没错,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总是会赶在清明之前,急煞活煞地把到手的新茶全都转赠出去,以免损失其堪称奢侈的身价。

事实上,明前的白毫银针就是一种奢侈品,就像人们追求名表名包,不见得真会在意其有多少实用价值,更在乎的是从中彰显出来的那种生活品质。这个道理,随着年龄的增长如今我也懂了。

浮生繁杂,生活劳顿。如今计算光阴的,已不再是公鸡的鸣唱和日落的晚霞,而成了手机屏幕上不断闪烁的数字。听不见山林呼啸和蛙鸣虫吟的高楼大厦中,日复一日的时光已变得异常雷同和乏味。但越是如此,人们反倒越想为自己的生活营造出一份与众不同。

如何让单调普通的事情变得独树一帜,如何让此一时某一刻变得不同凡响,变得更趋近于内心,更加值得回望和铭记?

这种形而上的问题,其实自古以来人们就在不懈地探索和追寻着,那些敬畏生活的先行者们不断地尝试着用某种具体可见的形而下载体,来将那些发自内心的、可意会而难言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