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说茶网!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茶书馆 > 茶书推荐|《茶器之美》:邂逅器物之美,体味匠人之心

茶书推荐|《茶器之美》:邂逅器物之美,体味匠人之心

来源:一茶 编辑:南嘉木   2018-09-10 11:07:26

图为:《茶器之美》书影

作者:李启彰

出版日期:2016年10月

内容梗概:本书作者以自己推广茶文化多年经验,将“茶器”的品赏分为三个阶段,分别为“实用性与美感”,“个性与自我追求”与“精神性与修为”;第一阶段的“实用性”自眼、耳、鼻、舌、身的科学视角切入;第二阶段的“个性”以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探讨陶艺家与消费者在人生不同阶段相互的共鸣与互补;第三阶段的“精神性”借由金、木、水、火、土的五行观分析陶艺家自身的修为,与创作之间的连结。

内容亮点:茶器的实用性与美感,茶器的个性与自我追求,茶器的精神性与修为。

精读笔记

一、茶器的实用性与美感

1、眼,视觉上的美感

陶艺中的的黄金比例

陶作家对于黄金比例的诉求,有些是已经经由先天的基因与后天的锻炼,无缝接轨似地将黄金比例注入到作品之中。有些则是反复研究,事先设计规画,在不断取舍后的成绩。

0.618这个黄金比例,在茶器中无处不在。仔细分析海螺的曲线,就会发现自然界黄金比例的曲线,是沿着圆弧展开却又并非全圆的伸展。黄金矩形中的曲线,包含一段以1为半径的1/4圆周,接连着另一段以0.618为半径的另一个1/4个圆周。这样的曲线,既符合茶器所需让茶叶充分舒张的内在空间,又显得不那么单调。一把善用黄金比例弧形的壶,不会是一个单一角度的弧形,而将是在上下左右不同角度把玩时,都能感受到这个弧度的存在。

铁壶的黄金比例

许多铁壶的提梁弧度,所谓的8字形也就是8字的上半部,就是依照黄金比例的曲线进行打造的。在铁壶实际使用的过程中,验证了符合黄金曲线的铁壶不仅在美观上令人认同,连实用上都无懈可击。大多数铁壶壶身的锻造会有一条分模线,让壶身能在完成锻造与开模时将模具上下分开。美感独具的制壶名家,就懂得运用黄金比例来切割分模线,将模具线的丑转化为视觉上的美。

肩线的美感

从制壶者的立场,肩线的美感是一个重要的指标。无论手拉坯成形或以紫砂传统圆器成型的打身筒成型法,因为茶壶的壶身不是正圆形的,壶口到壶底需要一个停顿点作为转折,如果没有这个停顿点,就无法表现壶身弧形的张力。这个转折的停顿点就是壶肩,壶肩在立体的壶身上转了360°便有一条肩线出现。如果能充分掌握这个壶肩的停顿点,则茶壶整体的气势与沉稳就可以达到极致。

视觉比较

从视觉审视一把壶时,做工的细节是必须特别留心的。该圆当圆,该方当方,该转折与该柔顺的部分都不可缺乏对应的细工。这些细节考验的是作者的基础技巧与用心程度,不但决定了一把壶有形与无形的价值,甚至是当代的作家会考虑一把壶的市场售价来决定该投入多少工时,以及该用多好的泥料的判断。

2、耳,听觉与共鸣

茶器的声音,影响茶汤变化,有些对泡茶很讲究的茶人,不喜欢用盖碗泡茶,认为盖碗不聚气,茶质与内涵物容易随敞口式的杯缘散去。拿起盖碗来听,的确会发觉盖碗的声音与频率飘忽不定,如果说因此而影响到泡茶,并不令人意外。所以泡茶追求完美的茶友,这个经验可供参考,至于何时用壶,何时用盖碗,就看场合而定了。

别怀疑,选壶或茶叶罐也可以用听的。选壶时静下心来,把壶口靠近耳朵,不要完全紧贴,可以留一点缝隙,也不需要把壶嘴封住,空气就会在壶内空间与缝隙间流窜,听听壶里的声音是高频或低频。

3、鼻,嗅觉的陶醉

尝试拿不同的茶杯喝同一款茶,比较杯底香的异同;或者拿同一个茶杯喝不同香型的茶,找寻最适当的对应。结论时会发现,瓷土的杯子对于杯底留香的效果佳,不论陶或瓷收口的杯型也有助于聚香于杯底。

4、舌,味觉与以器引茶

味觉与不同茶器材质的对应,有着相通的经验。我们在喝到某一款茶叶时,总是有相对应的经验跑出来,有时是这个香,有时是那个味符合着记忆的片段。用不同的茶具,尤其是某种材质的杯子时会给出最喜悦的味道来。不同人对品茶的追求也不同,所以在不同材质中寻找着适合自己的滋味才是王道。

5、身,触觉与感动

对于喝茶的人而言,茶器与人体接触的两个主要部位,首先是手指,接着是嘴唇,事茶人在事茶过程中对茶壶、茶则、茶针、茶海等诸多主从茶器的接触,都只为了最后的目的:泡出一杯好茶。而这杯茶,饮者从事茶人手中接过来,到碰触嘴唇的连续动作中,有许多触觉上的意义。

茶器触感的抚慰作用有:识别性反应,安抚情绪和辅助视知觉。瓷器有着细致精美的触觉效果;陶器有着各种丰富材质的组合,创造不同的触觉情境;岩矿或粗陶则将厚重与沙砾感凸显出来。有时看似沉重的材质意外地轻盈精巧,貌似细致轻巧的质地却在端起时有掂手的重量。

6、量产茶器的美感与价值

量化茶器的美,无论是具有美学素养的陶作家来掌舵的工厂,所进行半手工调整的量产品,或者是集体工房式的纯手工作品,都是在一个去除个别陶作家的意识下的“无心”创作。这样的美,可能很单纯,没有刻意为了表现而表现,只是单纯地让茶器能喝茶,饭碗能吃饭。也因为缺少了作者个别的意识,器物可能显得没有个性。看似没有个性的茶器,并非等同于在茶席上的毫不起眼,而是等待它的主人赋予它属于茶人构思下的新生命,有时反而容易营造茶席设计的整体氛围。

二、茶器的个性与自我追求

1、陶作家的春夏秋冬

陶作家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正巧对应了春、夏、秋、冬的四时变换,他们的生命历程与年龄、不同阶段的经历、遭受顺逆境的对应情商,与呈现出的作品都有着密切的关联。

陶作家的春天,指的是二十多岁前的学生或是学徒时期,懵懂好奇对于未来仍在摸索,甚至不知会不会踏入陶艺领域。

陶作家的夏天,指的是二十、三十岁技巧养成的阶段,此阶段的作品还在初出茅庐的阶段,许多陶作家选择在工厂或他人的工作室打工,积累不同的技巧与经验。这时候思想奔放热情,自我个性彰显不喜约束,什么新的概念都跃跃欲试。身健气足,有一点人定胜天的自负。陶作家迈入了婚姻的阶段,人生因为不再孤独自处甚至有了新生儿,而有了初为人父、人母的喜悦与责任。作品开始因为生活体验的变化,将深浅不一的细微感知写入了作品中。

陶作家的秋天,指的是约略三十后半到五十岁前后,作品因人生的经历的增加而丰富,并逐渐迈向成熟的阶段。人生遭遇的起起伏伏,对生存的挣扎与前景的渴望,都将因为内心的成长而表现在作品里。

陶作家的冬天,指的是大约五十岁、六十岁以后的成熟期。此时因为眼花发白,体力大不如前,也无法长期从事细工,但作品写意挥洒,意在笔先,当是作者最璀璨的一页。

2、复古仿古

古董之所以在茶道具中形成一道特殊的风景,是因为器物会因岁月增添了沉静的力量。喜欢茶席摆设的朋友们一定经历,几件古董不论是铁、银或是锡茶托,能将茶席衬托得古拙巧雅。然而真正能与古件融而为一的当代茶器,本身必须能散发出内在的朴拙感,器与器之间才能和谐共存、互相映衬。

3、出水留白

茶器的美,也在它的留白。因为茶器的实用特性,一件成熟的作品,陶职人会留下使用者参与的时间与空间。茶水是茶器的化妆水,经由使用者对于茶器辛勤的灌溉,茶垢在茶器的表面与内里产生了变化,仿佛填充了岁月的痕迹,使得器物在一段时期的使用后呈现出时间的沧桑感。

日本的茶室传统称为“数寄屋”,意思是“时兴之所”,有“虚空之所”的意涵,也是一种留白的表现。因为不完美也因为“空”,所以让参与其中的人有机会加入自己的主观元素。

留白,是时间与空间的延伸,是中国艺术精髓的表达。书法里头的留白艺术,在于一个无形的方框中单字的结构空间,以及字与字、行与行间的空白处。这个空白处的布局与挥洒,正是书法的另一绝妙处。应用在茶器上,是对茶器之美最佳的认识以及参与的机会。

4、日本茶器的中国式初探

日本茶器,不论是抹茶或煎茶,由于只在金字塔顶端流动,客层非常有限,使得只有少数的陶艺家能够出名,而大多数的陶艺家,必须靠其他的杂器形式的创作生活。不过也由于抹茶用的茶碗被具有消费力的人群所欣赏,同一位陶艺家创作的茶碗,是尺寸相近饭碗的数倍之多。

日本200多年历史的小川流,是现存煎茶道流派中,历史最久远的一支,茶教室目前遍布日本各地。茶席中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各式精致的茶道具,令人目不转睛。也无怪乎当潮汕功夫茶传入台湾,历经茶产业起伏,而在1980年代酝酿的一个茶事高峰时,台湾会如此借鉴日本煎茶道的茶席布置。铁壶,茶托,水盂,布品,水注等等。早已无缝融入了台湾茶席中,再由台湾诸多茶人将概念引入中国大陆。而更重要的是,融入到生活里,而不仅仅停留在如同日本茶席少数人参与的特质中。

日本茶都是绿茶,抹茶所用的粉状茶末与茶碗的关系,和煎茶所用的切碎绿茶与急须(茶壶)之间的关系相对单纯,日本茶道中仪式的重要性,往往超越了茶的本身。然而两岸茶事中,茶叶则通常是茶友们关切的最重点,不同茶叶与不同材质的茶器间细微的对应。茶汤在不同载体茶壶、茶海、茶杯间转换的流畅与姿态,都是日本陶艺家在为中国式茶器创作时不可忽视的核心。

我之所以称日本陶艺家创作中国式茶器的这个当代的时点为“初探”,是因为还没有人能真正以深入了解中国茶文化的姿态,创作出令人內心无比触动的茶器作品。然而对日本陶艺家进入两岸茶器市场,我是乐观其成的。日本人在各个知名窑口保有因地制宜的土质与灰釉的特色,陶艺家生活在自然里拉近了作品与自然的距离而使作品流露出纯真的表情,这些特质如果能应用于茶器中,对于热爱茶文化的茶友们,是一大福音。

三、茶器的精神性与修为

1、陶职人的修为

了解大自然并向大自然学习,是陶作家将修为内化的最佳途径。如果深度结构,五行的浅层元素包括陶器表面贴上金箔(金),侧把或飞天木柄(木),承载茶水(水),柴烧的火痕(火),陶瓷土(土),是陶作家表现自我个性的方式。如果略为深入到中层元素包括土与木柴中的金属含量(金),柴火落灰的千变万化(木),水的塑形(水),火焰的锻炼(火),陶土的冶炼(土),这些都是大自然的特性与陶艺结合的面向。

“金”的特性是接受变化,继而创造变化。越丰富和多样性的创作,代表陶职人在日常生活中越是能够接受人生的顺逆境与高低起伏,值得藏家期待。

“木”性的作者一般有着强烈的执著,不容易轻易妥协,遇事果断不拖泥带水。一位“木”性特质的陶作家,其釉面如同缤纷的花朵在树林里绽放,融合了花和木的场景。

“水”的特性是柔软不争,无所不在。陶职人在任一线条不论是茶壶壶口到壶低的曲线、茶杯的杯身或其他器型曲直的处理上,都不是单纯的直线或曲线,代表纯手作的当下例如垃坯,是如何将柔软的心念注入到此刻的专注。

“火”性的修为,是陶职人艰巨的功课。“无私”的修为,几乎是非黑即白的辨识,与直指人心的气度。一旦见到火性修为明显的作品,陶职人无一例外,必定具备了这样的特质:无私分享,福德双修。

“土”的特性是面对责任,承担责任。作品呈现出浓重的大地自然风貌,一切都像浑然天成的,属于大自然的一部分一般。“土”性的作品不论在造型或釉色上都不会张扬,它们有时候会有一种拙到毫不起眼的表情,却真正耐人寻味与琢磨。

2、《黄帝内经》的“形与神俱”

“形与神俱”的第一个条件是每一件作品必须不假他人之手,全数自己完成。陶职人在创作的当下与过程中,自己的神就进入到作品中,作品哪里该方该圆该收口该敞开,都在意念的控制下思绪缓缓注入其中。

3、《金刚经》的“无所住而生其心”

找一件看似随意却美感独具的作品,通常是自由造型,如同泼墨山水般没有固定形状限制的作品。能将“我”、“有”、“无”、“空”都放下的陶职人,会勇于尝试跳脱固定的框架来创作。不要怀疑,神来一笔的作品是真的有天助,但只会发生在修为深厚的陶职人身上。

4、《庄子》的“无何有之乡”

“无何有之乡”既非“有”也非“无”,而是在介于“有”与“无”之间。一件“无何有”的茶器,可能在端起它的当下,饮者已融入了茶器的内里,而直接与茶叶进行沟通,所以当下便已满载了茶质的内蕴与茶气的饱足感。(原注:本文为《茶器之美》摘选整理后的精读笔记,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和认同的观点)

作者简介:李启彰,中国茶文化传播者,茶具连锁店“岩陶”总经理。上海复旦大学EMBA,美国圣母大学MBA,淡江大学物理系毕业。理科背景出身,因缘际会踏入茶道世界,自2009年在中国大陆推广茶文化以来,已举办超过百余场的茶会与讲座。近来更以“无毒饮茶”为职志,从科学角度解密品茶,以实际行动宣传及追求有机生活的方式。(本图文转自一茶)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个人微号:6480348 交流学习。

相关热词搜索: 茶器之美 茶书推荐: 李启彰
阅读本文的茶友还读过以下文章:更多
推荐品牌:更多

热门标签

更多
网站介绍 关于说茶网 侵权说明 投稿指南 联系我们 加入说茶 网站地图 反馈建议 © 2014-2019 说茶网(www.ishuocha.com)版权所有 滇ICP备案15003043号

351安全服务保障认证 可信网站 示范企业 安全联盟 实名认证 云南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工商执照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