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丽芬:《普洱府图说》中的长头发

作者:熊丽芬  来源:普洱杂志  编辑:I说茶  2018-04-17 10:24:11

熊丽芬:《普洱府图说》中的长头发

《普洱府图说》用绘画的形式真实记录了当时普洱及周边地区少数民族的生产、生活、习俗以及服饰等。整个《图说》山水人物相配,山水为青绿山水、人物则为兼功代写的画法。每幅以图为主,配题跋加以说明,让人有种身临其境之感。

绘画内容及跋文分述如下:长头发

画面描述了打猎途中的情景。三个披发纹身的男子走在艰险的深山之中,一男子坐在路边土堆上,抬起左手,头凝视前方,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求神保佑狩猎成功,另一男子正坐在地上查看手中的弩弓,神态专一;另一男子扛着弩弓,腰插长刀,正款款走来。

跋文在图的左上方,为:“长头发,性猛,被(披)发,纹身,不避艰险,九龙江土练也。普洱府属有之。”

“长头发”乃因其“披发纹身”而见称。其实,他们是九龙江上的傣族士兵,当时的汉族因其状貌而任意取名,不能认为是另一种民族名称。道光《云南通志》引《伯麟图说》说:“长头发,披发纹身,不避艰险,九龙江上土练也。普洱府属有之。”长头发为九龙江上游的士兵理是单独民族。

所以清代时期的一些少数民族,今天似乎已经不存在了,但经过考证,只是与今天民族的称谓不同而已,许多风俗习惯仍保留着,从清代《普洱府图说》看到和了解到了清代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和社会习俗,对研究当代少数民族的社会历史、风俗习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在《图说》中有不少生产活动的场景,如打猎、劳作等,说明狩猎经济在这些民族中还占有一定地位。同时,节日歌舞也有表现,如花百彝的击鼓堆沙,泼水庆贺等在今天的傣族中仍能见到。小乘佛教、宗教信仰、刻贝叶经、诵经念佛也仍在延续着。特别是服饰,与今天的民族没有太大的区别。总之,整个《普洱府图说》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经济水平,提供了不少民族的生产生活节日喜庆的形象资料,为研究当地的民族关系提供了不少形象资料,这些形象资料有助于各民族历史的编撰工作,对民族学、考古学、工艺史和宗教史的研究也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参考文献:

[1]宋兆麟著:《民族文物通论》,紫禁城出版社,2000年11月版。

[2]尤中编著:《中国西南的古代民族》,云南人民出版社,1980年12月版。

[3]尤中:《中国西南民族史》,云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8月版。

[4]尤中编著:《云南地方沿革史》(云南丛书),云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8月版。

[5]《滇志》。

(熊丽芬,云南省博物馆副研究馆员,主要从事民族文物研究,特别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的研究。文章来源于:普洱杂志)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微号:6480348(长按复制)交流学习。

相关热词搜索: 《普洱府图说》 熊丽芬

上一篇:皎然与陆羽:唐代茶道中最耀眼的两颗星
下一篇:古人都有哪些奇特的“茶叶储存方法”?

南茗佳人官方店
    每周排行榜